柠子音

你好这里柠子也可以叫我子音!
是个超——过激的嘉吹
杂食,什么都吃,洁癖慎fo
主食嘉瑞
可以随便找我玩的呀www

我想写乙女(突然)

【嘉瑞】一辆假车

相信我这真的是假车
ooc
我是不会写后续的!
卡肉使我快乐




“这么想和我打架,不如我们就来比比床上功夫好了。”
当嘉德罗斯又一次对格瑞发出挑战的时候 格瑞这样说道。
“哈??格瑞你脑子是坏……!”
嘉德罗斯尚未反应过来,嘴就已被格瑞堵上,但格瑞并不像是经验丰富的老手,反倒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吻就离开了。
看了凯莉那家伙有时候还是挺靠谱的。格瑞看着眼前露出难得一见的惊讶神色的嘉德罗斯这样想到,随即便扛着刀转身准备趁嘉德罗斯尚未反应过来赶紧撤退。
但嘉德罗斯是什么人?他可是人造神啊,即使资料上显示的年龄为九岁,但他的心理和身体上的表现可完全不是一个九岁的孩子。更何况他脑子里储存的知识也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
甚至是性方面的知识。
格瑞显然没有想到这一点,于是他毫无防备地被嘉德罗斯扯了过去,然后被一个肆意的吻打乱了所有思绪。
嘉德罗斯的吻技根本完全不是个孩子的级别,恐怕就连那些自称经验丰富的老手也自愧不如,这也导致格瑞彻底处于被动状态。
“哈啊……”
嘉德罗斯好容易才放开了格瑞,脸上的笑容多了一份讥讽的意味。
“格瑞,你不会和那些渣滓一样,把我当成了九岁的小孩子了吧?”
谁会想到你连这种事情都这么熟练啊!
格瑞擦了擦刚才嘴角来不及咽下的唾液,皱着眉头恶狠狠地盯着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看着格瑞有些红肿的双唇心情大好,一伸手就把格瑞揽进怀里然后死死扣住他的双手,舔了舔唇。
“不过——普通的战斗方式用久了,偶尔试试其他的方式好像也还不错啊”
这样说着的嘉德罗斯,手缓缓探进了格瑞的衣内。
“那么我们就来好好的比试比试吧,格瑞。”嘉德罗斯坏心眼的用气音在格瑞耳边吐出温热的气息,酥麻的感觉不禁让格瑞打了个颤。
“疯子”



好了别看了没有了

【瑞金】幼年pa

#没想到吧我又来了!
#但其实是以前的老粮(ni
#依旧很短



格瑞和金从小就认识。
小时候金特别喜欢和格瑞玩,但格瑞并不怎么喜欢金,因为他实在是太吵了,可两家母亲都是好朋友,又是对门,所以要想避开金实在是一个艰难的任务。
不过格瑞也不是没有成功过。
有一年夏天,在格瑞不知道第几次提出要搬家这个想法时,格母提出了一个建议:“不如你先去舅舅家住一段时间,要是你觉得在那住可以的话我们再搬过去怎么样?”
格瑞的舅舅家一直是他最喜欢的地方,那里的环境非常安静,完全没有噪音,而且那里还有许多藏书,最重要的是金不可能会到那里去,是个完美的地方。
格瑞认为母亲这样做完全是多此一举,他怎么可能会不适应那里的环境。但格瑞还是答应下来了“好”

就像格瑞想的那样,舅舅家是一个完美的地方,他还在这里找到了自己一直以来想看的书,一切似乎都很美好。
不对,还差了点什么。格瑞想。差了什么呢?格瑞不知道。
最后格瑞带着这个疑问回家了,接下来的几天格瑞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而敏锐的格母早已发现了自家儿子的困惑,决定开导开导他。
“儿子,你这几天在想什么呢这么苦恼”
格瑞并没有对自己母亲发现自己的苦恼感到惊异,毕竟就连他自己也觉得他表现得太明显了,但他什么也没说。
“让我猜猜,你是不是在想你为什么最后还是回来了?”格母见格瑞并没有反驳自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其实很简单,你只是觉得金不在你身边有些不适应罢了。”格母看到自家儿子略有惊讶的表情,得意地拍拍手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儿子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可别到了最后才幡然醒悟”
“咔擦”格母关上了门只留格瑞一人坐在那里沉思。

第二天,金发现格瑞回来了,于是像往常一样向格瑞扑了过去,反常的是,格瑞居然没有和以往一样地躲开然后让他扑空跌倒在地,而是一脸嫌弃地让自己抱了一会后才将自己推开,朝反方向走去。“诶——格瑞你等等我嘛”
“……别跟着我”
“我偏不!我就要跟着你!”
“……随便你”

【瑞金】我不会取名字啊orz

#没想到吧我突然产粮了!
#但其实很短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你们随便看吧(:3_ヽ)_

最近金总是神神秘秘的。
又时他会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很长时间,当格瑞 去金的房间找他时,他总是在慌慌张张地藏着什么。
很是令人在意呢。
格瑞好几次看着金那副努力将慌张遮掩住换成笑容的样子时差点忍不住想去质问金他们都已经在一起了还有有什么事是不能够告诉他的,但格瑞最终都忍住了。
他有隐私是很正常的事,我不应该怀疑他。格瑞想。

“终于快要完成了”金看着面前那条并不算好看的围巾,轻声呢喃着。
要是格瑞能喜欢的话就太好了。金想。
金还记得前几天自己正在苦恼格瑞的生日该送什么给他时,凯莉建议自己给格瑞织一条围巾,还记得当时自己特别地抵抗,但最后还是被凯莉给说服了。
不过围巾可真难织啊,但是为了格瑞,一切都是值得的吧。

几天后。12月14日。
“格瑞!这,这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金走进格瑞的房间,把一个精致的礼物盒递到了格瑞面前。
格瑞略微有些惊讶,毕竟就连他自己也不记得他的生日了,而金不仅记得还给自己准备了礼物。
“……谢谢”格瑞看着金那期待的眼神,嘴角早已不自觉地微微上扬。
“快打开看看吧格瑞!”金有些焦急地催促道。
“这么急干什么,它又不会跑——”不得不说格瑞被这份礼物惊讶到了,本以为里面会是什么买来的小玩意,里面却是一条金灿灿的围巾。
这条围巾织的并不是很好,但是一想到这是金自己亲手织的,格瑞心中便升起了一股暖意。
“怎么样格瑞!你喜欢吗!”金一脸期待的看着格瑞。
“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格瑞低下头吻了吻金的额头,没想到脖子却被金牢牢勾住,飞快地亲了一下想要逃走。
但格瑞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格瑞拉住金扣住金的头,忘情的吻了起来。

摸一个嘉德罗斯√

不会上肤色orz